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西方之“美”与东方之“妙”的交响乐——李小亮的油画艺术

1已有 903 次阅读  2013-10-23 16:47   标签李小亮  云南坝子  白族本主  云南油画 

西方之“美”与东方之“妙”的交响乐

——李小亮的油画艺术

文∕吴锦章(台湾著名艺术经纪人)

    今年仲夏,有幸目睹青年油画家李小亮的最新力作,便很容易被其中的真情所打动和感染。他的画里浓缩着对传统文化的深厚感情,饱含着对生他养他的故土深深热爱与眷恋。

    白族青年油画家李小亮出生在云南大理一个民风淳厚的千年白族古村。父亲是一位当地小有名气的石匠,母亲心灵手巧,善于刺绣,是他的艺术道路上的第一位启蒙老师。童年时代,母亲经常带着他到村头的本主庙求神拜佛,小亮由此对白族的宗教绘画、雕塑、本主文化节及民族乐器产生了浓厚兴趣。

   故乡在李小亮心目中是非常美好的,这在他日后创作的《白族本主文化系列》、《云南坝子》中得到充分体现。李小亮说,他对云南情有独钟,而他作画的几个惯常题材--白族民居、霸王鞭舞、莲池庙会、高原阳光等,经过“云南式”改造,就变成了一种美丽的怀旧,很容易勾起观者心底柔软的情丝。

   云南的油画艺术向来就是多元的,有灵幻意识语境,稚拙取向的语境,有新具象团体,有跨国玩世主义的,有政治波普和极端前卫的,也有自恋的精英主义的。小亮以广泛的阅读品味,丰厚的审美积累,以一种高瞻远瞩的情怀和态度,有意识与云南的这种油画背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在个人的才情中不自觉的默默探索着灵动写实意味的表现风格,并一直坚定执着的探索写实与写意并重,把西方绘画之“美”和东方美学之“妙”发酵,通过自己的理解,形成形神兼备的特点。

   当然,小亮不是简单地扬此抑彼,充当美术理论的“搬运夫”,他认为一切艺术创作手段,都是为了感染观众,获得更大的审美愉悦。从近年来创作的一系列人物肖像画和风景画可以看出,涌现出真诚的生命激情,朴素的情感与高贵的品格。

   西方古典油画有两个传统。从写实的方向看,有荷尔拜因、维米尔、普桑、安格尔、大卫等,有严谨精到的特点;而写意传统的大师则有格列柯、伦勃朗、戈雅、米勒、库尔贝等充满着想象和诗意。不过,这种写实与写意的划分只是相对的,他们的油画在整体上是建立在古希腊的摹仿说的写实基础上的,但是在20世纪的现代主义绘画中,出现了写实向写意、表现的现代性转型。小亮根据自己的个性,在《白族本主莲池会系列》作品中自觉地研究这种变化与转换。

   作品《白族本主莲池会--娱神》,体现了他写实主义的绘画功底,人物造型准确生动,构图疏密得当,动作姿态富有强烈的生活化,尤其是整个画面像一首有韵感、乐律感和节奏感的诗篇。将体积性的造型与写意性的笔触融合起来,巧妙的色彩和光影的结合,表现出人神同乐的意境。

   作品《白族本主莲池会--等待》,小亮以饱满的色彩和巧妙的明暗对比,在画面上营造了一个完美的“三度空间”,我们似乎也听到等待舞者的呼吸声。画家在处理“空间氛围”上作了细致的推敲,人物造型的严谨性、生动性、明暗、冷暖、光与色、营造的氛围是写实油画长期以来的难点,但经过画家多年反复的锤炼与探索,逐一解决这些问题,并将之巧妙、完美的结合在一起。画面背景的处理上既有印象派色彩的用色,同时又有中国式的写意趣味。

   而在作品《白族本主莲池会--舞龙》中,可以看到小亮对于民族传统艺术吸取养分后用于创作上的结果。他非常重视中国画艺术里的写意韵味,他的创作理念不是用写意的手法来画油画,而是在写实的油画里加强写意的成分,所以在用笔上很注意笔触的起承转合,以此突出个人的主观情感。他还很擅长画面的渲染,有意减弱形的部分,着力于人物“神”的刻画,从而使画面更加生动和充满神韵。其他作品如《白族本主莲池会--独舞》、《白族本主莲池会--霸王鞭舞》、《东风维纳斯--甘露观音》等肖像画,均形成以油画语言的灵性表现人物丰富而复杂的内心世界而逐渐形成他特有的个人风格。

   他承袭了上世纪的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阳太阳、董希文、吴冠中、赵无极等艺术巨匠们提倡的中西兼修、博取中国文化精神的艺术思想,从而形成了他的这种“大视野”的文化观念。他是通过撷取与组合,分析与综合,理性与感悟并重来把握文化精神的。追寻在一条具有的鲜明历史文化传统,技艺全面、功底深厚、融汇中西的视觉传达的路子上。

   小亮对艺术有一种“长跪式”的虔诚,我曾看过他为了画好一个嘴角,可以一天的坐在画布前,由此可见他的真诚、勤奋,加上他中西方的全面学养,未来的作品更值得期待。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