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揭秘一:郭庆祥为何敢扒范曾的皮

2已有 1410 次阅读  2014-07-12 19:52

揭秘一:郭庆祥为何敢扒范曾的皮

 

作者  丹青飞狐

 

 

 2014马年大年初一的凌晨,央视在除夕的春晚后紧接着播出了撒贝宁主持的网络春晚,在年度热度榜主题“中国梦”的鲜艳主题字的背景下,热度发布人著名书画家范曾被缓缓推入画面,范曾身着银白色毛料中装,鹤发童颜,字字珠玑:“我有一个梦,一个中国文化强国之梦。我希望中华民族要有敬畏之心,我们要有感激之心,我们要有恻隐之心,我们要有知耻之心。有了敬畏之心,有了感激之心,有了恻隐之心,有了知耻之心,我们这个民族就是一个心灵强大的民族,就是可以对人类、对世界做出更大贡献的民族。”那一刻,全球电视观众,全球网民,全球文化学者的眼睛都定格在这个当代中国最有范儿、最有号召力的书画家身上。

 

面对如此的画面不知郭庆祥会如何作态?四年前,郭庆祥曾口口声声地在媒体上叫嚣要扒下范曾的皮,如今,四年过去了,范曾不仅秋毫无损,还越走越旺。

 

按常理像郭庆祥这样的书画贩子,面对大画家范曾应该毕恭毕敬才是道理,为何却大肆嚷嚷要扒范曾的皮?范曾作为一代宗师也该用雅量一笑郭庆祥的谩骂,何必非要对薄公堂?这其中究竟暗藏着怎样的玄机?若干年过去了,丹青飞狐来为众网友梳理一下这里面的是是非非。

 

1993年前郭庆祥只是一个从事服装和家具的普通商人,小有财富的郭庆祥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著名导演、书画家梅阡的撺拨下投资百万元拍摄了一部80岁左右老画家的大型纪录片《八十瑰宝》,由此,郭庆祥结识了一批书画家,更让精明的郭庆祥看到了新的商机,于是,放弃了服装和家具生意,成立了“玥宝斋”。此时,郭庆祥还完全是收藏界的门外汉,第一次进拍卖场,38万元拍回一幅徐悲鸿的奔马画,是个赝品。直到认识陈逸飞前,“玥宝斋”的业务并无起色。1995年一个偶然的机会郭庆祥与刚从美国归来的著名画家陈逸飞成为了朋友,在陈逸飞的导引中郭庆祥逐步知晓了一些书画收藏知识。

 

这个时候,范曾正流落在法国,刚好看中了一处房产却因手头拮据没钱付款,于是委托好友、荣宝斋的米景阳帮自己卖画,在米景阳的掺和下,郭庆祥以每平方尺4000元的价格定了200张画,又以每幅1000元的价格定了100幅书法。没过多久,郭庆祥就以每幅3万到5万不等的价格将这300幅作品出手,这一笔巨额收入终于让郭庆祥在收藏界弄出了响声,开始有了一点江湖地位。这是郭庆祥第一次因范曾而得益.如果没有范曾这300幅作品就不可能有郭庆祥的后来。

 

如果郭庆祥一开始就对范曾的画有质疑,完全可以在没出手范曾作品前就质疑,为何在赚了范曾一大笔钱时不出声呢?反而在与范曾买卖书画作品之事已过去十五年后的2010年,以“流水线作画”为由头突然向范曾发难?

 

利永远是商人手中的剑,只要利益受到损伤,商人就要拔剑。此时郭庆祥剑指范曾,原因只有两个:一,希望获得更大的利益;二,存在有更深的利益阴谋。

 

当年各界媒体和书画达人对郭庆祥与范曾的官司议论纷纷,许多人对郭庆祥的胆识赞赏有加,因为这十多年间,范曾画作的价格不仅翻了数倍,在胡润艺术榜公布的2009年作品成交额前50名的中国在世艺术家中,范曾榜列前茅,仅次于赵无极和吴冠中。凭范曾的名头和威望,在书画界还名不见经传的郭庆祥要想挑战范曾,根本不具备实力,但郭庆祥动用了上海《文汇报》和《东方早报》这样有名望的媒体,用要扒下范曾的皮这样狠毒的语言,更有以“流水线作画”为主攻方向,兼以攻击其人格、私生活和其他与书画不搭的人和事,整个过程就是一个策划缜密,有的放矢,步步逼近的战术。郭庆祥若还是几年前那个单枪匹马的江湖书画贩子,肯定没这个能耐。1997年,郭庆祥投靠到了万达旗下,如今中国首富王健林成了“玥宝斋”的大老板,此刻有王健林做后盾,郭庆祥自然有胆量藐视范曾,自然敢用各种手段逼范曾就范。

 

郭庆祥与范曾的对峙,其实是王健林与范曾的对峙,是中国首富与中国“首画”的对峙。

 

用打蛇打七寸的手段打范曾,郭庆祥究竟要逼范曾做什么?从万达多年的经营策略中,从“玥宝斋”投靠万达后的一系列市场运作中是不难看出端倪的。

 

在王健林的经营思路中,有两点一直是行之有效的,一是在“狂轰乱炸”中迅速占领市场;二是用垄断方式制造“经济帝国”。郭庆祥投靠王健林后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执行王健林的经营方略。2002年郭庆祥就开始游说画家吴冠中,使其能成为玥宝斋的“签约画家”,说白了就是垄断吴冠中所有的画作。所以,当年郭庆祥面对记者的采访毫不掩饰地说自己“完整地收藏了吴冠中画作”

 

吴冠中,江苏宜兴人,13岁时有幸得到老乡及师长钱松岩的绘画启蒙教育,先随常书鸿和关良学油画,后师从潘天寿学国画,法国归来后分别在各大院校任教。吴冠中的作品虽中西贯通,但大多数主题依然是传统的中国元素,其画风清澈明丽,既有中国文人独特的孱弱之美,更有江南水乡小家碧玉的摇曳灵姿。

 

也许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也许是吴冠中年事已高,专心于书画已是鞠躬尽瘁,再致力于市场运作根本就是力不从心。从2002年开始,直到2004年,经过这艰难的三年,吴冠中终于被郭庆祥说服。同年6月2日在法国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文化中心米罗厅,玥宝斋以“情感·创新——吴冠中水墨里程”为主题,为吴冠中举办了其艺术生涯中最具规模的水墨专题书画展,至此,“玥宝斋”拉开了对吴冠中书画作品全面包装和运作的帷幕。之后两年的时间内,一轮又一轮的吴冠中书画展从国外到国内,从京城到大连,可谓是铺天盖地,把吴冠中的作品炒得炙热,吴冠中作品的价格在很短的时间内呈等比级数上涨。有一次,89岁的吴冠中在接受《南方周末》的采访时用很激烈的语言抨击现在的书画市场,记者说:市场也给了您好处,您成为在世的画家中画价最高的一位。吴老答:“这个价格跟我关系不大,因为那些收益归他们。”谁是那场炫秀活动中的最大赢家,已是不言而喻。

 

握有吴冠中这个重量级的种子选手,郭庆祥用不长的时间就跻身于国内一线藏家的位置。运作吴冠中不过是王健林万达集团无数经典范例中的普通一例,却是郭庆祥尝到的最甜的果实。

 

有了吴冠中这个喜人的战绩,“玥宝斋”当然想操纵更多的知名书画家。2007年,又包装了画家杨延文,但杨延文的画离大师级相差实在有点远,想很快炒热不太可能。因为王健林个人对画家石齐的特殊嗜好,石齐就成了“玥宝斋”炒作的又一个对象,短短的两年时间,石齐从一个三流的画家一跃成为国内的一流大师,市场价格已早已透支了画作的水准。不管石齐的画有多高的价格,王健林或是郭庆祥都很清楚,石齐想要成为“玥宝斋”挑大梁的画家,远远不够分量。

 

2010年91岁的吴冠中谢世,“玥宝斋”手上最有价值的王牌随即消失,尽快寻找一个重量级的、能接替吴冠中的书画大师是郭庆祥的当务之急。艺术生涯正处于鼎盛时期的范曾自然是郭庆祥的第一人选。有十五年前300幅作品的成功合作,有中国首富王健林这棵大树,郭庆祥认为范曾一定会赴吴冠中后继,成为“玥宝斋”新的摇钱树,然而事情并没有郭庆祥想象的那般如意,范曾毅然回绝了“玥宝斋”的盛情。 

 

行商多年,王健林用金钱开道无往而不胜,但此时他忘记了,范曾不缺钱。据范曾作品主要代理机构荣宝斋估算,十年间,范曾光公益捐赠就达5.3亿元。在汶川和玉树两次赈灾晚会上,范曾捐出人民币2000万元。塑造了中国文化艺术界首善的形象。

行走江湖多年,王健林懂得江湖恩怨,但他却不知道,范曾与吴冠中早有隙,怎会去赴吴冠中后继?

 

做老大多年,王健林以为自己这个老大就是天下老大,却不知对面还有一个老大。你做你的老大,我做我的老大,范曾要做书画界的老大。

 

从与郭庆祥的那次交易后已过去十五年,范曾不仅回归了祖国,且已成为国内书画界的领军人物。

 

范曾著《庄子显灵记》,季羡林为其作序,在序言中季老不吝赞赏:“我认识范曾有一个三步曲:第一步认为他只是个画家,第二步认为他是一个国学家,第三步认为他是一个思想家。在这三个方面,他都有精湛深邃的造诣。”丹青飞狐却一直认为,范曾第一步是一个思想家,第二步是一个国学家,第三步才是书画家。

拒绝郭庆祥是范曾唯一的选择。只有一个思想家才会在这样的时刻,顶着各种误会,承受着各种曲解,用一种看似没赢又赢了的官司来捍卫自己的尊严。而这场官司的最大意义是,杜绝了像万达这样的财团,用恣意操纵书画市场来获取暴利的书画运作方式,如果此法蔓延,将会将国内书画市场带入一个无度泛滥的境地中,范曾的这场笔墨官司是中国书画史上的一个有着重大意义的标杆之举。这之后“玥宝斋”再没有对哪一个大书画家下手,也再没有哪一个大书画家就范。

此时再来看郭庆祥的所作所为就明显卑鄙许多,即使范曾有一千条错,因为拒绝合作就恶言相向完全是小人行径。最可恶的是郭庆祥打出了要为书画界树正气的旗号,用了一个圈外人都以为是真理的“流水线作画”为“杀人”的武器,迷惑了大多数人,没把范曾弄倒,倒让自己一夜爆红,成为国内最知名的收藏家。范曾的奋起还击,让郭庆祥第二次获大利。

对于抨击“流水线作画”,业外人士似乎觉得很有道理,业内人士却讳莫如深,仿佛这样的作画方式的确是一桩大逆不道之举。殊不知,当年南师大教授黄纯尧的《银线横空谱新歌》,以五线谱的天籁之美红遍大江南北,在周恩来总理的指示下,黄教授重复绘出了数十幅同一题材的这幅作品,被分别陈列在中国驻各国大使馆,这幅流水作业的画稿,成为了当时画坛的经典咏叹。

 

什么是经典?经典就是厚积薄发,就是不断重复咏叹中的传承佳作;所有的天才一定是经典佳艺无穷重复的演绎结晶。因此,“流水线作画”从来就不是书画界的秘密,刻意以此为攻击目标不是故作姿势的矫情就是别有用心。

 

中国民间有不冲不发之说,经过郭庆祥的冲撞,范曾竟是一发而不可收,步步走高。2013年6月,范曾在杨振宁、莫言两位诺贝尔奖获奖者的拥趸下,主持了央视的一档谈话节目,用科学对话文学,整个过程轻松诙谐,充满智慧。

所以,与其说范曾画成了大画家,不如说范曾“谋”成了大画家,如果楚霸王项羽的谋士范增在世,范曾一定会与之一比高低,此范曾非彼范增,同在“谋”,范曾比范增要高明许多,结局是最好的佐证。

郭庆祥早年与范曾合作经营书画赚了,前些年与范曾打官司扬名了,可谓是名利双收。但也让世人认识了一个真实的、让书画界感到“很恐怖”、“很血腥”的郭庆祥。对郭庆祥而言,范曾是最可爱的人;对范曾而言,郭庆祥是最可恶的人。

郭庆祥有王健林在后面撑腰,才会这样自以为是,才敢如此“不可一世”。如果王健林与范曾并排站立,让网友试射,倒下的一定是王健林。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