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朝拜路上的独唱

已有 90 次阅读  2018-08-13 15:58

朝拜路上的独唱

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是谁留下千年的祈盼.....

歌手唱出了纯净与神圣却让我毛骨悚然,是杂念的如此相形见绌还是我披着袈裟依然俗不可耐?怎么会在一首歌前有这般畏惧的形态?是否以为我早已超凡脱俗,以是一步叩首朝拜的虔诚信徒?那为什么在这首歌前一对照却如此丑陋没有正行?可能,可能我还在一路修行,路漫漫修远兮,我将上下而求索......。

从14岁少年开始义无反顾的学习绘画,到蓄势待发已近黄昏的晚霞爆发近5年来的冲动,苦尝修行的孤独、艰辛还带着迷茫。从2013年11月底开始,手握毛笔选择以水墨画的形式表现我对生活、生命、大自然的感受与认知,在1000多张的纸面上留下了是喜、是悲、还是更多的遗憾,我已不想再回头看了,宣泄了就是修炼,至于什么时候能修成正果,只有朝前。

早在1975年我参加了安徽省军区的美术创作组,大家都在为“巧妙”的绘画题材而冥思苦想,想不出来的就抄袭,一切都在投机取巧,艺术只不过是个表面形式而已。虽然文化大革命已是久远的历史,但是,当今的重要美术展览依然是题材当头,题材高于艺术表现,艺术从属于政治观念。我非常厌恶把艺术贬低到向政治献媚的朝廷意识,坚持要用艺术表达我感、我受,在没有让我冲动的情形下不会为绘画而绘画,不管是油画还是国画、版画等,我都觉得都大大的束缚了我要表达“一泻千里”那冲动的激情,所以我只能蓄势待发,自行修炼艺品、艺德、艺技,并默默地承受孤独,咀嚼着苦涩的岁月。

美,唤起了我的冲动!听到了远古的呼唤,冥冥之中有了的祈盼,吴冠中先生在他的水墨画中唯美的表现像一盏明灯照亮了我永久的梦幻。路从脚下伸向了远方,我看见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相连,在那青藏高原之上,纯净而美丽的景色触动我的灵魂深处,促使我义无反顾向着灵魂的召唤而去,顶礼膜拜!

对美的感应是孤独的!他注定要偏离众人的喜好及时势的局限换来对美的独享!

在美的天堂前,在对美的朝拜之路上,我看见许多的是“游人”、“骚客”,他们那贪婪的眼光对着唯美而带来的名利觊觎着,却又掩饰不住失落。因为美,不是个技术活,是一个苦行僧半个世纪修行得来的结果,所以也不难理解很多“骚客”接受不了吴冠中先生“笔墨等于零”之说,一项以“实力”为荣耀的“技术派”、以艺术为幌子的“献媚”于形势、政治的艺术家都频频反击,为自己的技能而佐证,以掩盖自己的人生当中及美术作品中对美的缺失与绝望。

反对的如此苍白,却又如此不甘,纵然人数如此之多,却又奈何一个躯体瘦小的吴冠中撂出的几句只言片语?如坐针毡,逢集必反?

高原上的远古呼唤清澈而透亮,遥望着湛蓝的渴望永久的梦幻,唱不尽赞美的歌还是改变不了你圣神与庄严。叩首膜拜!

韩宁

2018-8-13下午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