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轻渲细染见精神 ——李愚的绘画艺术

1已有 1584 次阅读  2013-10-29 08:12
轻渲细染见精神
             ——李愚的绘画艺术

    江南明秀之地,多产聪颖敏慧之士,李愚君亦其一也。其自小爱好绘画,功课之暇,以染翰习墨为能事。沉湎既久,渐有会心,后转学于京华,拜当代著名工笔重彩画家黄均先生为师,深得其指导,始眼界大开,水准日上,不让乃师,诚所谓前贤让后贤,雏凤清于老凤声也。
    李愚之画,主攻工笔人物,造型严谨,神态生动,兼之能转益多师,广釆博收,设色填彩,轻渲细染,线条劲健,一丝不苟。观其所作者莫不讶于其屏心静气之功。艺者游戏笔墨不难,难在成年累月穷究极讨,不厌不弃。就工笔重彩而言,从起稿到完成,往往费时极多,若不真凭了一股恒心毅力,决不能志于此道。故古人云“非人磨墨墨磨人”。然寂寞之中,自有乐趣。李愚每言,若让自己放下一切杂物,专心绘画,便会忘了身外世界,真痴心人语。当勇猛强悍的武士,温婉可人的少女,大彻大悟的禅僧,御风逍遥的隐逸,一一展现在纸上时,李愚亦步入了一个更为广阔的神奇天地,这个天地,是中国绘画艺术一脉相承的精神世界,它陶治着人的情操,改换着人的性情,在不知不觉中滋润着中国人文特有的内涵。
    中国绘画,源于自然,别成体系,以线之质,遗貌取神,重在顿悟。李愚之意笔画亦有前贤风范,笔率简处见精神,使有限成无限,充分发挥了作者审美感受中的主观能动性。故其所作仙佛鳞虫,上取唐宋,转承明清无后世俗体。那吞吐大荒,排霁云空,极尽变化,独往不群的神龙,那高翔九霄,渴饮沣水,栖梧食桐,百鸟朝集的灵凤,及白头偕老,比翼戏水的鸳鸯,都寄托着作者一个美好而神圣的梦想 。                                                                                                  
                                                                     华飚写于江南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