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第三届滨海笔会的第一个自圆其说

2已有 1524 次阅读  2012-09-25 22:58
老师们来滨海和网络的好朋友们见面,我相信大家并不是全为了享受。没冻着、没饿着,也算是知足了。此时真正知道人多了吃饭是问题、住宿是问题、甚至喝水都成了问题。好在本次没出大事,只是一位老师从二楼掉到一楼,仅摔断了脚,也算是万幸。医药费都没能够给解决,俊保也算是无能到了极点了。更遗憾的是欠俊保的几十万还在欠着,俊保欠大家的在累积。

      慢待了赵老师及来津的艺术家们。估计本月底能够把部分老师的路费到位,抱歉与还没领到路费的老师们。住宿的费用需要下步,暂时只能够先欠着,好在老板是老朋友了,信得过,否则更难。网络好友见面会也不是随便就可以见的,运筹了很久的活动,20几万的费用突然就落在一个人身上,有时也需要梗起脖子挺着。抱歉,抱歉。
        看到赵老师的日志,写几句,也算是和更多老师的共同的解释。毕竟赵老师能够代表更多老师们的看法。算是第三届滨海笔会的第一个解释吧。
      第三届滨海笔会变来变去,还是按时进行了,减来减去,还是来了132位老师。说的尽力做了,甚至就是尽力了。尽管不如意事多多,史俊保也算是逃过来了。活着就只好向大家说说抱歉的话了,请老师们息熄火
      人员已经到位,再要求把带家属的和部分人赶走,几十号人半夜离开,大家千里迢迢奔滨海、奔史俊保来了、奔滨海笔会、本艺术家网络合作联盟来了,这种事史俊保做不到,故9月10日晚7、8点钟这位哥们拂袖而去,结果只好俊保顶着,只知道那些天满脑子一片浆糊,计划的没做,甚至连专门请来主持开幕式的领导都没让上台,开幕式也就没搞,庆幸的是俊保没跳楼,怎么坚持下来的都忘了。活动一结束,几位计划去日本的老师架着抬着把俊保弄上了车,抬上了飞机,天津大学课题组、王学仲研究所、艺术家网络合作联盟、日中艺术同盟艺术交流赶在日中关系最紧张的时候做了一次艺术交流活动,当时中日双方大使馆已经不来往了,本次交流成了纯民间的艺术交流。国内、国外中日关系都成了焦点,此时,到了日本的史俊保一下子就病倒了,起不了身,下不了床。几天没出门,躺在宾馆里,脑子很乱。一根弦依旧绷着,最关心的就是我带来的老师们别在日本出事。就这样缓过了。后来想过,如果是在国内呆着这几天,也许史俊保就真的没有了。毕竟在日本只想着老师们别出事。电话打不出去,也打不进来,偶尔的一个电话进房间也听不懂,几天的静,熬过了,心也就渐渐地静了。算是万幸。
      老师们来滨海和网络的好朋友们见面,我相信大家并不是全为了享受。没冻着、没饿着,也算是知足了。此时真正知道人多了吃饭是问题、住宿是问题、甚至喝水都成了问题。好在本次没出大事,只是一位老师从二楼掉到一楼,仅摔断了脚,也算是万幸。医药费都没能够给解决,俊保也算是无能到了极点了。更遗憾的是欠俊保的几十万还在欠着,俊保欠大家的在累积。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李锦屏 2012-09-28 18:19
    祝双节快乐!有才能!有气魄!能办大事情,佩服!我们这次来给史老师添了不少麻烦了。感谢您给我们艺术家搭建的这么大的一个书画交流平台。
涂鸦板